hhhhp

上一个秋天的时候写的微博,和这个春天的感慨,是一样的。大概真的如此: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。

上中学的时候,老师问:内容和形式哪个重要?我不假思索地答:内容更重要,而形式不过是无足轻重、不值一提的表面功夫。
后来长大一点才明白,后者一样重要。没有形式,内容如何承载?而欠缺仪式感的感情想要长久地维系大概也是一桩难事。开始这样想了以后,便总是固执地想要做些什么,去纪念生活里每一件值得纪念的事。
记得很清楚,是去年6月12日因为很多一环扣着一环的机缘,与你的文字相遇的。我始终相信天旋地转般的一见钟情,大概类似于只消五分之一秒,这个世界一切都黯淡、只剩最后一束光刚刚好温温柔柔地笼在我身边。是的、那个夜晚便是如此。
所以在那样的一见倾心以后,就想要等到一个月纪念的时候拍下你的第一部作品集。没想到间中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插曲,但还是非常开心地如愿以偿了;而那些可爱的小插曲,也正是和你缘分的开始。
所以到又过了正好六个月的昨日,拍下了你的第二本作品集。你在《爱和爱的样子》上摘了塞尔努达的诗句“愿你疯狂的巨大努力/找到少年神祗纯洁的爱/在永恒玫瑰的葱郁间”;大概也是太迷人的巧合,《哎哟喂》的封面正是一丛葱郁的玫瑰。
有时候也会想,如果有得选的话,我会希望与你如此动人的文字猝不及防地相遇吗?想了想,没有找到答案;能想明白的大概唯有:未必每一个有着美丽开端的故事,都有美丽的发展。遇到一段奇妙的缘分并不容易,既然有这份幸运,就像你说的——纵情享受爱与爱的一切才是唯一重要的事。
这是遇见你的第七个月零一天,这是我的美丽故事开篇的第六个月零一天。还是想要把夏宇的这首诗送给你,愿你在每一个冬日的夜晚都有温暖而甜蜜的梦。愿你自由、轻灵、幸福。晚安。 @阿啾咪